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阴阳旧事

第七章 剥皮

阴阳旧事 天离 3995 2019-09-30 14:29

  小杜连喊了三声,庙门才被推开,一个身材比他略高,身形却十分消瘦的青年迈步走了进来。

  这被唤作‘徐某人’的青年,一进来就不带好脸,向还在作势要喊的小杜用力一挥手,“别嚎了!你在这里温香软玉,我可是在外头熬了一夜。”

  目光落在老板娘身上,徐某人神色微微一变。

  不等徐某人开口,小杜就笑着替老板娘介绍说:“这是我兄弟,他平常有很多名字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他本姓徐,大名就叫徐某人。”

  徐某人冷冷问:“小杜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小杜摊了摊手,“你先别急着怪我,听我说完。本来我是一直都听你的,可事到临头,才发现,我和你多少还有些不一样。对别人我和你一样狠,但是对喜欢的人,我实在下不去手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徐某人脸色越发阴沉。

  “没有什么所以,我只是决定要和她厮守终生。”小杜洒脱的挥了挥手,“这里没外人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。我本来有三条路可以走,可我不能杀人灭口,就只剩两条了。”

  徐某人眼中闪过一丝冷酷,点点头:“没错。”

  小杜忙摆手,同时皱眉道:“听我说完。你对我亦师亦友,我绝不会害你。我说的两条路,一是你如果肯接纳我女人,那就把东西还给我俩,从此咱们分道扬镳,我姓杜的永远记住你对我的情意。二是,同样是分道扬镳,东西归你。以后再见,我们形同陌路。”

  徐某人凝视他半晌,忽然仰天一笑,像变戏法似的,从身后摸出一个包袱,走近两步,往小杜怀里一塞,转过身,边往外走边朗声道:

  “你可以选第三条路,带上你的女人,和徐某人一起在这苍茫天地间,闯出一条通天大道!”

  小杜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呆了半晌,嘴角渐渐扬起,露出畅快的笑意,对着他的背影大声道:

  “选好了!”

  眼见徐某人翩然离去,老板娘终于忍不住问:

  “小杜,他是什么人?你和他是什么关系?”

  小杜回过头,口未开,先把包袱塞在她怀里。

  老板娘接住包袱,只轻轻一摸,立刻变了脸色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  小杜仍然面带笑意,“我把箱子扔出院墙,目的就是让他暗中掉包。带你来这儿,是计划的一部分。不出意外,官府会在两三天后,在这里发现你的尸首,还有一两件原本属于掌柜的家当。

  那时,官府就会认定,是你和那牛鼻子道人私通,害死了掌柜的。牛鼻子即便能逃脱,这屁股也是擦不干净了。而你和他相约挟带私逃,逃到这儿,却是遇上了强盗匪人,被谋财害命。”

  老板娘不由的猛一哆嗦,紧锁秀眉问道:

  “这法子都是那姓徐的教给你的?”

  小杜摇头:“事到如今,再推脱就不是你爷们儿了。这法子我们哥俩合计小半年了。只是没想到这当中会出现两点变故。一是如果不是那个牛鼻子找上我,我们怎么都想不到,掌柜的居然会想要我的命。二是……”

  小杜忽然又是一阵大笑。

  老板娘非但没有丝毫愠怒,看他的眼神中反倒更多是欣赏和爱怜。只等小杜笑完,才撒娇般问:“二是什么?”

  “我没想过有女人会主动向我这臭学徒的表白,更没想过,事到临头,我不光对她下不了手,居然还想跟她白头到老!哈哈哈……”

  笑声中,小杜拉住女人的手,一起跨出庙门,迎着朝阳,向着远方走去。

  ……

  “呵呵,那女人很好骗对不对?”杜汉钟笑着问我。

  我冷眼看着他反问:“拆白党?”

  杜汉钟一拍手,“对!就是拆白党!徐某人是,小杜也是!那傻女人,被他卖了还帮他们数钱呢!”

  我问:“老板娘后来怎么样了?”

  “你觉得呢?”杜汉钟摊摊手:“拆白党和地八仙的唯一不同,就是行骗对象不一样。小杜的戏演得真不错,以至于,老板娘直到死,都还劝他再找个年轻女人,离开江湖,安定的生活。”

  “别他妈侮辱‘江湖’!我就问,老板娘最后是怎么死的!”

  杜汉钟露出一丝思索的表情,片刻后说道:

  “我觉得那应该算是意外,人不可能一点感情也没有。据我那位先辈说,他和老板娘一起生活了近两年,在这两年中,他仔细研究过凌风道人给他的那包粉末。凌风道人给他药粉,是因为看出纸扎铺掌柜的邪性,是要小杜万不得已,用药粉破除老板娘的邪身,从而化解危难。但是恐怕凌风也没想到,药粉中所含的朱砂,竟能令老板娘身上显露出特殊的刺青。”

  我摇头,“长期服用朱砂,的确能够导致人体器官衰竭,最终导致死亡。小杜要真是对老板娘有感情,而老板娘又确实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刺青。小杜就算不据实相告,也可以制造机会把刺青图案描绘下来。但凡有一点情义,绝不至于要了老板娘的命!”

  杜汉钟点点头:“我最初的想法,和你差不多。可等我亲眼看到那幅刺青的时候,就不这么想了。”

  我猛一激灵:“你看过那刺青?”

  杜汉钟又点了点头,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抛给了我。

  我一接住信封,心里就没来由的一咯噔。

  里头是照片!

  忙不迭打开信封,果然,里面是两张打印出的彩色照片。

  杜汉钟抬眼看着我:“你现在还认为,小杜做错了吗?”

  我没有立刻回答,只是翻来覆去又看了一阵,才使劲在脸上抹了两把,瞪眼看着他道:

  “错了!那姓杜的,就他妈是个畜生!”

  杜汉钟皱眉:“你不觉得你太武断了?”

  我想要把照片甩到他脸上,但还是强忍住了,拿着照片的手不由自主的有些颤抖,眼睛也直冒火:

  “不管老板娘是什么来历,她对小杜是真心的。也许她是受了欺骗,可她摆明不知道身上有这么一幅刺青!就算这刺青的图案再不一般,就算……就算……她人都死了!小杜也不应该剥她的皮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